眠与梦与呓语

这里小眠。
有太太产奇杰粮吗?我好饿!

【轰出】我的轰总不可能那么心机

♡大家中秋节快乐!   
♡小学生文笔见谅
♡一见钟情校园向

        如果真的要说是缘分,那也不全是。
        轰焦冻注意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两人第一次相遇是在大马路上,他推开拥堵的人群,抱起摔倒的小女孩就往医院冲去。
        人来人往,偏偏就相中了这个人,能有什么办法呢?
        第二次相遇是在学校图书馆,他戴着副厚重的圆框眼镜,专注地写着笔记,那副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老成显得有几分滑稽,可是轰就是觉得他很可爱,尤其是认真的时候。
        看了人家一会儿才想起来抓个人问名字,那人诚惶诚恐地报出“绿谷出久”四个字就跑了。
        在那之后,轰就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对方,是个成绩很好的人呢,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学校的成绩单上面前十总有他的身影。
为什么当初就没有注意到呢?
        每次食堂开饭,轰隐匿在人群之中,看见绿谷和他的朋友有说有笑,就会懊悔当初没有早点认识他,虽然现在也不能算是认识就是了。
        这种焦灼的日子过了几天,到了一年一度学生会选举,轰意识到机会来了。
        轰把学生花名册丢给八百万,拜托她问一下学校前十的人有没有进入学生会的意向,可以优先录取。
        八百万和这个学生会长共事有一年了,他一向目的性极强,做事有条不紊,自己也可以很快明白他的意图,可是这一次却愣了一下。
        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个传统了?八百万偷瞄了一眼轰,发现对方一派正义凛然后又觉得,轰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可能是觉得成绩好的了管理能力也强吧?
        这么一想,八百万再次对轰肃然起敬,兴致勃勃地应了声就走了,又怎么会知道轰有多紧张呢?
        把事情交付给了副会长之后,轰见对方也没有怀疑就松了口气,一边在内心许愿绿谷有一点进入学生会的想法。
        很幸运,八百万逐个找过去,只有绿谷答应了,这才免了些轰滥用私权的负罪感。
        绿谷其实本来也不想去的,可是他的老师欧尔麦特觉得他这个性子老闷着不好,应该多参与一些活动,有利于自己能力的提升。
自己最敬仰的老师都这么说了,绿谷果断就果断改了答复,这就免了各种程序进了学生会。
        这下子就是羊入虎口了,轰接近绿谷俨然变成了一个上司对下属关怀备至的合法义务了。
        绿谷对轰的关心感激是感激,能不能泰然自若地接受那就是另一回事情了。
        有一次学生会事务繁多,绿谷是负责任的性格,非要做完了才肯去吃饭,结果等到完成任务都已经过了食堂开放的时间。
        轰本来就是陪着绿谷一起处理事务,这会儿竟然掏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少女风格便当盒。
         绿谷看着轰面无表情的样子总觉得有点毁三观。
       “这是我姐姐给我做的便当,不介意的话一起吃吗?”
        绿谷这才打消了自己荒谬的妄想。
        便当做得很精致,正中间还有个心形的荷包蛋,看着煞是美味可口,再加上绿谷本来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这会儿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地找出了双筷子和轰一起吃了起来。
        因为轰的姐姐只做了一人份的关系,这量对于两个正直青春期的男孩子来说就没得看了。
        绿谷吃了个八分饱才发现轰都没有怎么动筷子,脸蹭的红了。
       “轰君对不起!轰君姐姐做得太好吃了我就没有停住!你现在饿不饿啊?饿的话我去小卖部给你买面包,你想吃什么口味的?”
        轰摇了摇头,只说姐姐知道了别人这么夸奖她的手艺一定会很开心的。
        绿谷看着便当盒里面剩下的最后一块炸猪排,让轰吃,轰拒绝了,于是两人就为了一块炸猪排百般推辞。
        最后是轰示弱,用他自己的筷子夹起了那块猪排,在绿谷以为轰要把炸猪排送到他自己口中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稳稳当当地塞进了绿谷口中。
        绿谷那之后一整天都在想自己是不是之前误解轰君太深,说好的高冷男神呢?再一想到自己还咬到了轰的筷子,心脏怦怦得跳个不停。
        还有一次是校运会,学生会负责现场秩序,当时有个运动员不服裁判的评定和裁判吵了起来,顺带着他们两个班都带着股义愤填膺的气势气势汹汹地要打群架。
        这两个班结怨已久,这会儿全部都爆发了出来,学生会能打的没有几个,绿谷当时和一个女成员在附近,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去劝架。
        毕竟真要说打起来也不太可能,处分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可是倒霉的是那群人中有几个不良素来仇视老是揪他们错处的学生会,看见绿谷就来了气,抡起把椅子就扔了过去。
        周围一时间尖叫声此起彼伏,绿谷看着那把椅子朝自己飞来,可是身体却僵硬着,也不可能躲得过去。
        然后绿谷就看看椅子砸在了突然当在自己身前的轰的手上。
       “轰君!”
        所幸问题不大,轰的左手没骨折,只是要修养一个月,毕竟不是那种特别笨重的椅子,就算是这样绿谷还是觉得很愧疚,他觉得如果自己那时候躲开了轰君就不会伤到手了。
        轰看出了他的低沉,用右手温柔地摸了把绿谷蓬蓬的头发,很认真地说道:“就算你当时躲开了又能怎么样?我还是会一样冲过去保护你,如果你真的躲开了,那我就是白挨了这一下。”
        绿谷这时候离轰很近,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轰。
        轰的眼神是那样的专注认真,绿谷感觉自己的脸烫的厉害,两人就这么眼对眼鼻对鼻过了好一会儿,绿谷才结结巴巴地向轰道谢。
         轰有些羞涩的勾了勾嘴角,表示不用谢,绿谷竟然觉得他有点可爱。
         殊不知轰内心早已被“绿谷世界第一可爱”疯狂刷屏。
        这个插曲过后,绿谷和轰就经常腻歪在一起了,一直一起和绿谷去食堂吃饭的饭田和丽日则表示绿谷终于嫁出去了,尴尬得绿谷躲了他们三天。
        然而实际上,他们好像还真说对了。
        轰把绿谷约出去那天说是有校外的事务要帮忙处理,要绿谷去帮个忙,欣然答应的绿谷就这么被骗到了塞满了小情侣的咖啡厅。
       “可不可以,试着和我交往一下?”而令绿谷最为惊讶的竟然不是轰向身为男性的自己告白,而是轰难得露出的紧张神情。
        绿谷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一下,轰注意到了,脸上带着失落。
        绿谷不知所措地握紧了手中的被子,气氛僵持了很久,直到服务员过来询问要不要续杯才打破了这份尴尬。
       “轰君,我……可不可以给我点时间?”这是绿谷斟酌良久才说出的自认为最为合理的回答。
        轰倒是觉得没有机会了,努力换上波澜不惊的表情轻轻点头。
        不欢而散。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轰都一反常态地躲着绿谷,即使是避无可避的学生会例行会议,两人身上散发出浓浓的尴尬也足以为人侧目。
        这下子倒是换做绿谷不适应了,上课也老是走神,不止一次被欧尔麦特叫去谈话,这么持续了一段时间,饶是欧尔麦特也发现不对劲了。
        “绿谷少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看着绿谷爆红的脸颊,欧尔麦特明白了。
       “这种事情你要自己去处理好,如果有烦心的事情可以来找我,虽然我也没有什么经验,不过有个人可以倾诉也不错对吧?”欧尔麦特语重心长地说完,又怕绿谷疑虑太多,马上补了句“绝对保密”。
        绿谷心头暖暖的,支吾着说道:“有个人喜欢我,对我也很好,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以恋人的身份和他相处下去,而且……我们都是男生。”
        欧尔麦特摸了会儿下巴,了然道:“那你喜欢他吗?”
        绿谷想了一会儿,回了句不知道。
       “青春期的绿谷少年啊,你肯定是喜欢他的,要不然为什么因为他连上课都走神呢?”
        绿谷歪着脑袋点了点头,“可能是喜欢他的吧,可是他最近一直躲着我。”
       “你情我愿的事情还不快点去争取?”
        一语中的。
        绿谷气喘吁吁地冲到会长办公室时,八百万正和轰商谈有关事务,两人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出什么事情了?”八百万问道。
       “我,我找轰君有事情。”
        出于女性的直觉,八百万觉得自己现在不应该呆在这里,于是很自觉地带上门走了。
        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了轰和绿谷。
       “轰君,我想过了。”
         轰静静地听着。
“你和我都是男生,并不适合在一起光明正大地谈恋爱,而对于你的感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自己的错觉,我也是……”
        轰还是没有说话,心如死灰地垂着脑袋。
       “可是,”绿谷笑道,“即使只是错觉,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我愿意和你试一试。”
        轰猛地起身,似乎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
       “不是错觉,从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
        绿谷之前那股子冷静也不见了,红着脸点头示意自己听见了。
        轰走到绿谷身边试探着拥住对方,绿谷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在轰胸前,不敢抬头看对方。
        两人温存了一会儿,突然绿谷把脑袋直起来好奇地问道,“有一件事情我很在意。”
        轰示意让他继续。
       “之前轰君姐姐做的便当,应该不是正好那天带着,而是每天都有做的吧?所以轰君  以前也不去食堂吃饭。”
        轰的搂着绿谷的动作很明显地僵硬了,偏偏人家还毫无自觉地喋喋不休。
       “那你之前和我去食堂吃饭,你姐姐做到便当呢?你扔掉了?”简直就是质问的!
        轰不敢直视绿谷,不好意思地回道:“食堂吃的……加上姐姐的便当,之后都有很努力地吃完,要不然她一定会伤心的。”
        绿谷很欣慰地摸了把轰的头发,“你这么想,你姐姐一定会很开心的。”
        轰: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在门外偷听的八百万: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