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与梦与呓语

这里小眠。
有太太产奇杰粮吗?我好饿!

【轰出】阴差阳错(abo)

★abo设定(都说没有肉的abo是耍流氓,我就是耍流氓了,其实和abo关系也不大)
★纯属瞎扯的设定不要介意
★小学生文笔,第一次字数爆炸



绿谷成为缉毒组的一员也就是两年前的事情,除了组长欧尔麦特没有组员知道他是一个不被世俗看好能成为优秀警探的omega。

       绿谷当初是凭借着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勉勉强强通过体能测试的。虽说体能不太好,可是他在危机时刻所展现出来的惊人判断力也足以让他胜任某些重要的任务。

        正因如此当上头任命他去做卧底的时候,欧尔麦特也没有过于惊讶,可是他绝对无法放任一个omega就这样深入虎穴,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绿谷明白欧尔麦特所想的,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过于担心,自己虽然是omega,可是天生就是对信息素异常迟钝的异类,发情期的问题从来就不是一管抑制剂解决不了的。
     
        所以就算是在alpha鱼龙混杂的黑道社会,只要常备抑制剂,绿谷也相信自己有充分的应对能力去克服本能,他本就不是一个愿意屈从命运的人,要不然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
     
       欧尔麦特不是不知道绿谷这个情况,准确的说当初他们俩初识就是因为绿谷发情期,那时候夜深人静,有个人竟然还在锻炼身体,跑着跑着就发情了。欧尔麦特下班回家经过那里避之不及差点被撩起反应,倒是绿谷虽然是紧张不已,可还是不太好意思地对欧尔麦特说了句“抱歉。”之后便熟练地掏出一支抑制剂往静脉那里扎去。

        看的欧尔麦特倒是一愣一愣的。

        现在再想想看当时,绿谷真的是他见过的最特立独行的omega了。不论是体质还是志向。就算社会现在严禁歧视omega,这类人群还是不会活跃在在危险行业之中。 结果绿谷硬生生扒着自己当了他老师,还奇迹般地考上了。

        欧尔麦特这么想着,又觉得这次任务说不定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让绿谷锻炼锻炼,就勉为其难地把事情给定下来了。

        当然事实证明欧尔麦特还是太过于粗线条了。



        负责短期培训绿谷的是同期的饭田,本人是具有丰富经验的卧底专家,虽说有时候演技是浮夸了点可是意外的每次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过即便是经验丰富的专家也遇到了难题,绿谷这家伙,光是形象上面就完全过不了关!

        “绿谷长得实在是太乖了!这样子怎么可以去做一个凶神恶煞的黑社会呢?!”

        饭田对着绿谷疯狂地摆手。

        结果绿谷一个请求的眼神丢过来,还可爱地问了一句,画条疤可以吗。

        饭田又觉得良心像是受到了谴责,抱着绝对不能辜负绿谷一片诚心的信念,把绿谷硬生生地从听家长老师教诲的乖乖优等生变成了偶尔跑去酒吧消遣人生的叛逆优等生。

        “绿谷,眼神,眼神可不可以再凶恶一点?”

        绿谷闭了会儿眼睛像是在思索应该怎么做,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叛逆少年。

        看着被惊到的饭田,绿谷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他这是模仿他发小来的。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绿谷口中的发小一直是饭田心目中谜一般的存在。

        接着饭田又教了绿谷一些重要的诀窍,百般叮嘱时刻不能放松警惕,绿谷认真做着笔记,不停地点头。

        饭田说完后看着绿谷瞪着眼睛奋笔疾书的样子,迟疑了半天还是说了句,“去卧底就不要这样了……”

        绿谷还是猛点头,却没有要抬起头来的迹象,没有一刻停顿。

        饭田心道,当我没说吧。

  

        平心而论,绿谷虽然很好欺负,人也经常脱线似的紧张,遇到重要的事情还是很靠得住的,就是有一点不好,作为一个omega,他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特殊一点的beta了。

        顺利潜入“敌组”的绿谷被夹在一群气味冲天的alpha里面,再迟钝的嗅觉也得起点儿作用啊。

        于是在“敌组”和另一个黑帮会面的时候,在两帮人马(其中大部分还都是alpha)都神经紧绷的情况下,发情了。

        起初绿谷觉得有些燥热还以为是因为这个狭小的包厢里面挤了太多的人。结果后来情况越来越不对劲,渐渐的人群也开始骚动起来。

        “喂,你闻到了吗?”

        “omega,不过怎么可能?”

        “是啊没错不信你仔细闻闻看。妈的老子起反应了。”

        绿谷是听不清这些窃窃私语了,他感觉世界都在旋转,脚底轻飘飘的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干嘛。

        鼻子里面全是呛人的信息素气味。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绿谷此时心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还是两个黑帮头头比较镇定,呵斥了手下之后找到了混乱源头的绿谷。

        ”“阿东,替我去处理好。”岚组的boss对身边的一个始终低着头毕恭毕敬的俊秀青年招呼道。

        看得出来是很得器重的左右手。
       
       阿东颔首,应下了之后扛着绿谷出了包厢。

      岚组boss笑眯眯地对敌组boss说道:“那  ,可以继续交易了吗?”

        敌组boss轻咳一声,“当然。”

  

        出了包厢的阿东扛着绿谷一直等到走到了没有黑帮人员在场的地方才小心地打横抱起绿谷。

        步伐迅捷而又不失平稳地抱着绿谷去了omega应急专用室。

        绿谷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嘴里不住地嘟囔着热,阿东知道绿谷现在很难受,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温度。

        于是只能默默告诫自己绝对不可以失去理智,轻轻把他放倒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在绿谷身上摸索着有没有抑制剂之类的东西。

        谢天谢地他带了,阿东的手在颤抖,就算是意志力再出色的他,在这个密闭的充满了omega薄荷味道的信息素房间里面也难以克制住本能。

        好不容易完成了工作,阿东去外面透了会儿气顺便向服务生要了一条毛巾,用冰水沾湿后深呼一口气又回到了包厢里面。

        那个omega看起来状况好了很多,看起来是抑制剂起了效果。阿东把毛巾叠好轻轻敷在他的额头上,静静地看着他。

        还真是个奇怪的omega,阿东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会来选择做一个全是alpha在内的危险工作,长得也是很乖巧的样子……阿东看着绿谷小张着嘴巴还在睡梦中的样子,心底某处有些发软。

        紧接着他就看见绿谷皱了皱眉头,快要醒过来的样子,马上把自己这个不明所以的想法给扼杀了。

        阿东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绿谷刚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这么一个冷冰冰的帅气青年,虽然脸上有好大一块烫伤可是依旧是看起来很俊秀。

        “啊!”绿谷被吓了一跳了,而后猛地一坐起,和阿东撞了个爽。

        “对,对不起!”绿谷手忙脚乱地看着阿东抿着嘴角默不作声的样子连忙道歉。

        “没事,你没事那我就先走了。”阿东摆了摆手,轻轻揉了揉额角,就要起身离开。

        绿谷连忙叫住对方,“那个,有没有裤子什么的……”

        阿东眼神中带着疑惑,看见绿谷忸怩地把屁股往沙发里面缩时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等等。”

        “嗯……”绿谷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下面潮湿的不成样子,黏糊糊的感觉着实不好受,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拜托了这个才见过一面的陌生青年,对哦自己都还没有问他的名字。

        等到阿东迅速带回一条比自己小几码的裤子时,就看见绿谷正在往下扒裤子的诡异场面。

        绿谷尴尬地维持着正要脱裤子的动作几秒。所幸阿东马上就丢下裤子转身出去了。

        而这就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因为阿东那时候就离开了所以绿谷还是没有问到对方的名字,不过倒是从敌组的人那里打听到了他。

        岚组老大的左右手阿东,虽然只加入了两年可是能力是不容置喙的,打听这么个大红人并不是什么难题。

        而作为之前突发事件的主人公,绿谷倒是得到了敌组boss莫名其妙的器重,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omega可不多见,虽说他之前差点毁掉了两方的交易。

        而得到器重的绿谷也展现出了他异于常人的分析能力,帮敌组处理了很多麻烦的事务,名气也开始大了起来,道上的人都知道敌组来了一个能力超群omega,惹得敌组也是一时风头大盛。没错,就是相当于吉祥物一般的存在。



        就这么风平浪静地过了几个月,两人才有了第二次的相遇。在黑道的酒会上面,阿东一如既往淡漠着张脸,即使是绿谷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他也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这让绿谷稍微有些失落,原因不明。
       
        然而事实上阿东看见绿谷的时候内心并不像表面的那么平静,因为绿谷那个完全不搭他形象的眼神。
       
        是故意装出来的吗?好可爱……阿东忍住快要翘起的嘴角。

        “那个omega,”岚组boss注意到了阿东的眼神,顺着阿东的目光找到了绿谷。他举着酒杯的手往人群中绿谷的方向指了指,“上次感觉怎么样?”

        阿东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带着一丝猥亵的语调,尤其是对着一个omega。他的母亲就是一位omega,她经受过太多的不公平。这让他对于omega有着一种不同于一般alpha的保护欲,是出于尊重的保护。不过阿东当然不能表现出来这些不满,他望向绿谷,嘴角看似不经意的勾起一丝弧度。

        “还不错。”

        岚组boss拍了拍阿东的肩膀,意味深长地对他笑了笑。

        “去吧。”

        阿东摇头拒绝,说道:“我不能让您处于危险之中,保护您是我的职责所在。”

        仿佛就是为了应证这句话,话音刚落,岚组boss还未来得及收回欣赏的目光,枪声就从耳边实质性地刮过。

        “保护老大!”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准确的说完全乱成了一锅粥,绿谷警觉地护着敌组boss打算离开,却看见人群中那抹半红半白,在一阵枪响之后,时间就像是定格一般,对方缓缓从人群中消失不见。

       绿谷的脚步顿住了。可那也只是一会儿,他猛地转过头去,不愿再去看这一幕,作为警察的天性在驱使他回头去救他,可是他不能。

        他咬紧牙关推搡着敌组boss远离这里,一直等到对方安全,他才毅然决然地往回冲进了硝烟弥漫的大厅。

        万幸的是他很快就找到了对方,阿东的腹部中了一枪,看起来状况很不妙,枪声还在继续,绿谷连滚带爬地扶起阿东,用自己的身体牢牢地守住阿东,同时思考着应该怎么冲出去。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认真,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阿东错愕的目光。

        不过,绿谷忘记了阿东在岚组的地位,很快岚组就来了一波增援,而且很明显是来救阿东的。

        这件事情让两个帮派之间的感情更牢固了,因为据说阿东受伤就是为了救岚组的boss,而绿谷这次见义勇为的行为更是令岚组boss大加赞赏。

        再加上绿谷也是“护主有功”,在敌组的地位节节攀升,很顺利的,他能够接触到越来越多不可见人的信息资料。

        不过有个小小的插曲就是两个黑帮大佬太过于八卦,私下里竟然让两人去约会联络感情。

        绿谷哭笑不得,可是碍于老大语重心长的教导还是去了。
     
        然后嘛,然后就是两个人不尴不尬地去吃了个午饭,看了场电影(还是警匪片)。最后天色已晚,两人道别,期间没有牵过一次手更别提接吻了。

        倒是阿东在约会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细心体贴简直不像是一个混黑的老大粗,虽然从之前就可以看出来可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还是让绿谷惊讶不已。

        阿东真是不可思议,能力又强,虽说看起来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是却又体贴的过分。还有就是,绿谷有些不太自在地想到,他太忠心了。

        阿东不是一个坏人,这么说很不切实际可是绿谷还是直觉上这么评定。私心讲,他不想要对方牵扯进这件事情里面,一旦自己找到了证据揭发敌组的毒品交易,那岚组一定会受到牵涉,到时候身居高位而又忠心耿耿的阿东,结局会是怎么样的呢?

        随后绿谷马上就警告自己不要去想了,自己有着更为重要的使命,绝对不可以感情用事。可是即使是控制住了这个想法,心口还是隐隐作痛。

        两人的第二次约会就不是像之前那么平平淡淡了,阿东帮绿谷排队去买奶茶的时候,问了之前的那件让他耿耿于怀很久的事情。

        “诶?为什么要去救你?”绿谷很明显并没有在意那件事情。

        阿东点了点头,带着探究的目光。

       绿谷搔了下脸颊,像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一般,在脑海中组织好了语言后又很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有个好人在你面前遇到了危险,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

        阿东愣住了,之后便不再开口讲话,绿谷在想自己是不是哪里说错了,百般纠结地贴在阿东斜后方,啃着指甲思索。

    
       “我不是好人。”
    
        他听见阿东说道。
      
        “怎么会呢?阿东你对你们老大忠心耿耿,之前……之前我发情也是你帮了我。”绿谷马上反驳。

       “我……”阿东不再说下去。“光凭这些你又怎么会确定我是好人呢?”

        绿谷绽出一个耀眼的笑容,“就是这么感觉的。”

        阿东停下脚步,回头时看见的正是这一幕。

        就像是前途一片黑暗,沿路多出了一盏能够照亮一切的明灯,却因为太过于耀眼,无法直视。

        “小初,”这是绿谷的化名,阿东这么叫道,“等到下次的一桩大生意结束,我们就退出这一行,好吗?”

        绿谷瞪大了眼睛,阿东注视着他的眼睛,让他的心脏怦怦跳个不停,他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胸腔发出了惊人声响。

        “好。”绿谷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即使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惜,没有等到那个时候,绿谷已经搜集足量的证据来推翻敌组了。

        绿谷把那些资料小心地打包好交给了接头的便衣,对方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绿谷的手在颤抖。

        绿谷缩回手,对着同僚关心的目光摆了摆手表示没有事情,可是自己的心底却是一片冰凉。

        回敌组的据点时,绿谷还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直到老大提醒,自己才振作了些精神。

        “可能是昨天没有睡好吧,没事的。”绿谷解释道。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了,等到组里分析完那些资料。

        然后,然后干嘛?

        这次的重点是敌组,而与之交易的岚组也脱不了干系,就算是抓不到关键证据,也足以重重挫伤他们了。

        绿谷有了一种欺骗他人的罪恶感,他没有遵守承诺,约好了和阿东一起功成身退,自己却转身就出卖了对方。

        当缉毒组的武装部队到达敌组据点的时候,绿谷总算是清醒了一些,自己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不可以因为儿女情长毁了大家都努力。

        又是熟悉的枪林弹雨,敌组boss被手下层层护住,就在快要到直升飞机的停靠处时,太阳穴那里却被抵上了冰冷的物体。

        “你!原来是你!”

        绿谷无视了对方的目眦尽裂,枪支冷硬地抵着这个不可一世的黑帮老大的脑袋,威胁着手下离开他们。

        就这样,最后成功擒获了头头的绿谷被记一次大功,摆在眼前的升职机会却并没有让他开心起来。欧尔麦特关切的问话让绿谷稍稍感觉放松了一些,他把事情告诉了欧尔麦特,希望他可以帮忙打听一下。

        说来也正好,当天欧尔麦特就收到消息说黑道上大名鼎鼎的岚组也惨遭覆灭,打听了一下关于一个叫作“阿东”的青年,最后带给绿谷的消息就是中规中矩的“失踪”二字。

        绿谷一方面是很高兴对方可能并没有死,另一方面却又觉得是自己造成了他的逃亡。欧尔麦特看着绿谷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大发慈悲给他批了个长假让他好好休息。

        绿谷于是每天趿拉个拖鞋在公寓里面像是幽灵一般地游荡,邻居丽日问他是不是失恋了,绿谷瞪大了眼睛,仿佛是突然醒悟一般狠狠咽下塞了满满一嘴巴的面包。

        “谢谢你了丽日!”说罢便像阵风似的跑了。
只留下一脸迷茫的丽日御茶子。


        “欧尔麦特,拜托帮我一个忙!”

        “尽管说!”

        绿谷深呼一口气,“可不可以帮我查一下‘阿东’,我想,我想找到他,然后再跟他道个歉。”

        欧尔麦特很严肃地盯着绿谷,像是做足了一番心理准备郑重地点头。

        其实心里很激动呢这就不说了。

        两人就这么根据各种现有的线索查得热火朝天,奇怪的是,不管两人做了多大的努力,“阿东”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线索永远是查到关键的部分就干净利落地断掉了。

        欧尔麦特只能遗憾地摸了摸绿谷毛茸茸的脑袋说道:“顺其自然吧。”

        绿谷失落地趴在桌子上面,不愿意承认这些毫无进展的努力就这么毁于一旦。

        欧尔麦特摸了摸下巴,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掏出手机看了下日期,一惊一乍地叫嚷了起来。

        “糟,糟糕了!今天是庆功宴的日子啊我竟然忘记了!”

        绿谷看了看快要暗下来的天色无奈地问集合时间。欧尔麦特额角滴着冷汗,“还有十分钟。不过车程至少得二十分钟。这下子糟糕了……”

        “只是迟到十分钟啊,欧尔麦特为什么这么慌张?”

        “因为……因为那个二组的安德瓦也会去。要是我迟到了那家伙指不定得怎么挤兑我……”

        绿谷惊道:“那个安德瓦?不是说他很少会参加这种宴会的吗?”

        “因为这次岚组的案子是他们破的,他们也有个卧底呢。”

        绿谷叹了口气,安慰了欧尔麦特几句之后便让他快点动身,能早一点是一点。

        举办庆功宴的地点是一个奢华的大酒店,一群人分成两批在相邻的两个包厢里面,因为是大功臣,所以绿谷是要跟着欧尔麦特和一些重要人士坐在一起吃饭的。

        一想到要和那么多大人物做在一起吃饭喝酒绿谷就紧张到神经质,做好心理准备后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入目所及的场景却让他的呼吸断了一拍。

        “阿东!”

        坐在对面的人也是明显的呆了好久,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小初……你是……绿谷?”

        “嗯!我是绿谷出久,请多多指教!”绿谷通红着脸,浑然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话有多可爱。

        “我是‘阿东’,也是轰焦冻,多多指教。”

        安德瓦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常年不苟言笑的儿子此刻竟然挂着温和的微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嘛,年轻人嘛,随他们去吧。”已经明白一切的欧尔麦特哥俩好地拍了下安德瓦的肩膀,成功收获了对方一个不屑的白眼。

        结果见过各种大风大浪的几位高层老干部偏偏就是看不过去轰和绿谷这两人所散发出的气场,把两位主角给赶出去了。

至于当天晚上两个人跑到哪里去了这就不得而知了。

欧尔麦特:真是年轻人啊。
安德瓦:所以说我儿子到底去哪里了???








小眠:所以说你们两个怎么都撒呼呼的?快去结婚!
轰出:……
小眠←最蠢的那个。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