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与梦与呓语

这里小眠。
有太太产奇杰粮吗?我好饿!

【轰出】少女轰出没请注意(误)

☆轰因为敌人个性被变成了女孩子【两天】   
☆取名废【捂脸】
☆短篇依旧小学生文笔

  “轰君。”绿谷刚出声,门就以令他咋舌的速度被打开了。

        高挑帅气的女孩子悄无声息地立在门后,就这么出现在了绿谷面前。
       
        绿谷这才注意到就算是变成了女孩子,轰君还是比他高,内心虽然有些小嫉妒,还是负责地说道:“轰君,一起去吃饭吧。”

        轰点了点头,安安静静地跟着绿谷走到餐桌那里。

        只见绿谷妈妈神色紧张,看见自己之后竟然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可捉摸。

        这下子是轰也开始紧张了,到底是为什么绿谷妈妈露出这种表情,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太妥当?

“因为不知道轰同学喜欢吃什么,所以就随便来了几样,不知道合不合轰同学的胃口,如果不喜欢也不用勉强!”绿谷妈妈的表情让轰突然有种,果然是亲生的感慨。

       “谢谢阿姨。”轰夹了口菜后才认真地说道,“很好吃。”

        引子感觉心脏受到暴击,心想哎呀自己刚才是不是太防着未来儿媳妇了不就是睡一间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相信出久也不会干出些什么事情。

        全然忘记了之前自己到底是为什么那么紧张,还把关系上升到了另一种境界。

       “轰同学一定要多吃一点,想吃什么告诉阿姨,不管是什么绝对会做出来!”

        绿谷怀疑自己妈妈是不是被什么坏人给洗脑了,殊不知凶手此时就坐在身旁奋力与碗中叠的高高的菜作斗争。

        问是谁叠的,当然是绿谷妈妈了啊。
 
        轰虽然原身是正值发育期的少年,换做平常这些饭量还是可以接受的,可是变成了女孩子之后好像连胃都变小了。

        拼命吃完所有的菜之后就想回绿谷房里躺尸,可是为了在绿谷妈妈面前表现好一点还是死撑着要去帮忙洗碗。

        于是在引子的坚决拒绝下还是绿谷看不过去站了出来提出自己去洗碗。

        引子内心在流泪,出久这次真的是找到好妻子了呢。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的引子把厨房暂时让给了儿子,轰就站在旁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来走去地消食。
     
       “轰君肚子还好吧?”然而绿谷早就已经看出了一切。“等会儿我帮你拿些消食的药片,你先忍耐一下。”

         轰觉得有些尴尬,停下脚步道了声没事。

       “抱歉啊,妈妈她让你为难了。因为我很少带朋友来家里,她可能有些激动……”没等绿谷说完,轰马上接口,“没有,只是觉得饭菜很合胃口,所以就多吃了一点。”

        绿谷用沾满洗洁精泡沫的手挠了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声音低得仿佛是在喃喃自语,“其实就算是你不吃也没有关系的,为什么一定要做到这种地步……”

        轰站在绿谷身边,低头看见绿谷的耳朵泛着可爱的红色。

        绿谷感觉到脸颊被轻轻拂过,怔怔地抬头,看见轰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因为你妈妈她很好。”轰接着又道,“你也很好,还有,泡沫。”伸出指尖,把刚才从绿谷脸上抹掉的白色泡沫示意给绿谷看。

        绿谷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用袖口用力擦了几下脸,尴尬的没有再去深究轰之前的回答。

        晚上睡觉的时候,绿谷坚持要打地铺,让轰睡床,结果拗不过轰说如果绿谷不睡床自己就去外面的沙发上过夜,明明是躺在自己睡了十几年的床上,却感到良心不安。

        几个小时过去了绿谷没有丝毫的睡意,他听着轰平稳的呼吸,悄悄探出脑袋打量黑暗中熟睡的轰。

        轰身上穿的是自己的一套欧尔麦特周边睡衣,因为尺码不太对所以穿在轰身上显得格外滑稽,也亏得轰胸部发育貌似不是很好的样子,要不然怕是连气都喘不上来。

        轰君好可爱,绿谷脑中突然冒出这么个想法,又想起来之前自己还觉得轰君很帅气。这么一结合这两种矛盾的看法,自己就释然了,果然是因为自己最近脑子不太正常。

        绿谷缩回脑袋,想起来轰在厨房里面说的话,轰为自己挡下攻击,刚醒来时对自己的关心,以及对自己有时候不明所以的小动作。

        他想了一晚上,什么都没有想出来。最终结论是轰君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这么一想,绿谷高兴之余不知为何又有些小小的怅然,原因不明。

        第二天一早脸色苍白的顶着对黑眼圈醒来,发现轰君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小眠的碎碎念:总感觉出久麻麻被我ooc了!(╥_╥)

评论

热度(53)